茯苓新闻网
当前位置: 茯苓新闻网 > 财经 > 为什么赌钱运气那么差·新零售超市“反客为主”社区商业有待重整旗鼓
为什么赌钱运气那么差·新零售超市“反客为主”社区商业有待重整旗鼓
发布时间:2020-01-11 11:30:57 阅读次数:3886

为什么赌钱运气那么差·新零售超市“反客为主”社区商业有待重整旗鼓

为什么赌钱运气那么差,封面新闻记者 蔡世奇

在商场里的超市们,尽管很多都是主力店,承载着带来客流的重任,但却往往屈居于负一层等地下位置,这也是过去的零售模式下超市的规模和业务特征决定的区位,以前的超市是整个商业体里面的“蓝领”。

新零售超市正在改变这一局面。

11月30日,盒马鲜生和岁宝百货合作的新型社区商业体盒马里·岁宝购物中心在深圳莲塘正式开业,这家焕然一新的社区购物中心并不简单是盒马对传统商业的简单冠名,也并非wework等联合办公的零售版,而是一种新零售数字化技术的输出,虽然对盒马里第三方商户的线上下下打通购买覆盖还未达到100%,但这已经是新零售解决方案对外输出开始的信号。

深圳莲塘的盒马里·岁宝

地理半径不变,服务半径扩大

作为盒马的第七种业态,盒马里的定位是“线上线下统一管理的数字化购物中心”,像盒马鲜生对传统超市“人货场”模式的重构一样,盒马里的重构对象是购物中心。

记者了解到,目前深圳的这家盒马里·岁宝约有10万种商品,其中近半已实现线上线下打通购买,这一比例还在提升。

消费者在盒马里使用电子指引牌查看店铺分部

这意味着,在门店附近半径约3公里的“盒区房”范围内,居民可以享受整个购物中心内约60个商家、4万种商品和服务免费配送,餐饮类商品最快30分钟送达,零售类商品1小时内送达,生活服务可在app内进行线上预约。

在此前的超市经营过程中,盒马发现70%以上的用户会“跨风味点餐”,因此这一服务也被移植到盒马里购物中心。消费者可以同时在大目火锅、半饱江湖、利宝阁等多个餐饮品牌一站式下单购买,坐等盒马小哥配送上门。

位于深圳市罗湖区莲塘片区的“盒马里·岁宝”整体面积4万平方米,是典型的社区型购物中心。近年来,大量5万平米左右的社区型购物中心投入市场,竞争愈发激烈。但盒马总裁侯毅认为,社区型购物中心“离用户近”的优势还没有被完全挖掘出来,仍是一片蓝海。

盒马鲜生的超市位于这家盒马里的地面楼层

因此,盒马在设计过程中,依然基于门店周边3公里居民进行招商规划和业态布局,以生鲜为基础服务家庭用户,并且增加了生活服务业态,以“盒马管家”命名的超级服务台首次亮相,集合了家政保洁、配钥匙修裤脚皮带打孔等民生服务,由盒马统一标准、设计运营,获得周边居民的欢迎。

成都传统购物中心“库存多” 业主分散改造难度大

首个盒马里落地深圳,离不开深圳当地的传统购物中心品牌岁宝对于转型的急切需求,岁宝持有的大量商业物业为盒马深圳的快速开店提供了有利条件。

但在其他城市,如此理想的情况难以寻觅。

以成都为例,像岁宝百货一样直接配套有自家品牌超市的购物中心并不多,除了正在积极扩张入住各类新老商圈的永辉超市之外,沃尔玛也没有停止开店的速度,而被苏宁收购的家乐福中国虽然仍处于交接过渡期,但很多占据了较好物业位置的门店生意依然不错。

盒马鲜生和盒马里在成都的机会,主要在于对经营不善的老牌社区物业的带动甚至改造盘活。

盒马鲜生成都首店所在的莱蒙都会,便是位处于红牌楼板块的一个典型社区商业中心,从位置上来讲因为临近不方便过马路的二环主干道,相对于几百米外的红牌楼广场三期,即家乐福所在的小型购物中心是存在明显劣势的,因此在2018年3月盒马入驻之前,莱蒙都会的人气也较为惨淡。

盒马鲜生入驻莱蒙都会后,明显带动了这个小型购物中心的客流,红牌楼广场三期的家乐福也被分流了不少客户,在大众点评上也可以看到不少消费者对这家家乐福服务人员态度差、环境陈旧的吐槽。

但即便盒马鲜生带动了莱蒙都会这个小型购物中心的其他商业,却并没有将其改造为盒马里,最简单的理由便是产权问题——莱蒙都会的商业和深圳的岁宝百货并不相同,属于松散组织,也并无分店。

所以即便盒马的团队愿意对莱蒙都会重新定位并进行招商,用盒马app为入驻第三方商家提供技术及渠道服务,这样的案例也依然只是“孤本”,而无法成本像深圳“盒马里·岁宝”一样可以在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快速复制到其他社区的“母本”。

成都的盒马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虽然看上去盒马鲜生开出了十二家门店,但却甚至没有两家店所处的物业持有方相同,这就导致了成都的盒马鲜生想要进化到盒马里需要逐个与业主沟通,从效率的角度出发显然过低。

但盒马里落地成都,并非没有机会:潜在空间是没落购物中心的改造,以及全新商业的招商。

北京华联成都双桥商场闭店后物业一直闲置

蜀都大道水碾河路上,曾经的北京华联双桥商场已经于2017年初闭店,这家存续了14年的老店当时是成都面积最大的超市,闭店后彻底闲置,把所处钢管厂片区巨大的市场拱手让给了对面的家乐福。北京华联恰恰是和岁宝有些相似之处的老牌百货,在成都曾拥有四家门店,但不同之处在于北京华联在成都核心区域的门店物业并未自持,比如曾经的双桥商场便是承租自四川大通燃气,和一环路建设路口的成都华联为同一业主。如果盒马的招商团队摸清双桥子片区住户的消费习惯,为关门已久的的北京华联招到合适的第三方商家开设盒马里,将对片区消费起到巨大的辐射作用。

除此之外,缺乏商业配套的大规模新兴住宅区也有盒马里落成的机会。

上普控股旗下位于塔子山公园板块的新社区底商具备成为盒马里的条件

临近攀成钢板块的塔子山公园地铁站周围已经有大量小区交房,但整个片区却没有成熟商业配套,仅有的社区低密商业是临近万年场的攀成钢北边的中粮悦街,距离塔子山公园南侧的居民区较为遥远。

目前盒马鲜生已经确定入驻cosmo天廊的配套底商,但从成都新购物中心普遍存在的招商难问题来看,如果盒马将这一体量不大的案例做成盒马里,后期将存在复制的空间——cosmo天廊的业主上普控股还持有财富又一城、财富中心和ego潮流广场等三个购物中心,都和盒马里·岁宝的体量接近,且为同一集团持有。

对社区商业的重构,只是新零售技术输出的一个缓冲,随着零售行业话语权的进一步改变,核心商圈的大型购物中心被新技术、新渠道改造,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