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新闻网
当前位置: 茯苓新闻网 > 社会 > 量子波动速读背后:网课600元一套仍在售,培训机构无办学资质
量子波动速读背后:网课600元一套仍在售,培训机构无办学资质
发布时间:2019-10-31 15:29:51 阅读次数:4981

“通过高速心灵感应直接获取信息”、“在20分钟内阅读一部10万字的小说”和“没有眼睛不能忘记一张脸”。这些看似不合理的宣传口号描述了“量子涨落速度阅读”的方法,这种方法最近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很多讨论。

最近,一些被称为“量子波动速度阅读”的书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变得流行起来。在视频中,孩子们不停地快速翻动手中的书,不到一秒钟就翻遍了整本书。还有一段视频介绍“量子涨落速度阅读”的阅读方法可以在5分钟内阅读10万字的阅读材料,并完整复述。相关视频和“量子涨落速读”的话题很快吸引了许多网民的注意。一些网民在视频下评论道,“你能看清楚吗?”“这是在煽风点火,”一些网民开玩笑说,“这是优柔寡断,量子力学。”

近日,杜南记者实际上发现,网上出售的“量子波动速度阅读”在线课程很多。卖方声称这些课程来自他们自己的培训机构,但他们没有培训资格。平台删除课程链接后,该课程仍在微信上销售。

借“全脑开发”和“快速阅读和智力开发”来推广购买课程、网上课程,一套600元

显然,只有通过疯狂的“快速阅读”,而不是文本阅读,才能在几分钟内通过“感知”完全获得书本知识,从而成为所谓“量子波动快速阅读”方法的最大“卖点”。10月16日,杜南记者在以“量子波动速度阅读”和“波动速度阅读”为关键词的二手交易平台上搜索相关课程,发现“全脑发育”、“右脑发育”、“波动速度阅读”、“超级感知”和“智能发育”等标签普遍存在于这些课程的标题中。

后来,杜南记者选择了三个卖家进行咨询。从课程链接进入后,三位卖家都说课程咨询需要私下聊天,都以“发送详细介绍材料”为由要求添加微信。其中,一名在销售过程中标注“量子数”和“波动速度读数”的卖家通过微信向杜南记者介绍。出售的课程方法可以通过“快速翻书”在大脑中显示信息。经过训练后,受训者可以意识到“脑电波的波动频率与书籍相同”,从而使信息在大脑中“最终形成电影放映的效果”。课程的介绍表明,课程的效果体现在所谓的“快速阅读”(quick reading)可以实现“每分钟阅读5000多个单词”而不需要逐字逐句地阅读,只需3-5分钟就可以阅读一本10万单词的书,并复述该书80%的内容。合适的年龄在三年级以上。

卖家告诉杜南记者,课程是在线的,“你可以在家学习。”教材通过网络磁盘发送,一套“波动速度阅读”课程需要600元。他说课程中所有的老师都来自他们自己的培训机构“阳泉脑”,并保证“成功率超过98%”杜南记者问及培训机构和教师的官方网站。卖家只建议关注公开号码“*阳泉脑”,并表示所有课程都是通过微信注册的。

杜南记者询问了其推荐的公开号码,没有找到任何官方网站、公司名称或教师介绍的链接,也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教师资格证书和教育培训证书。公共号码账号的主题也显示为“个人”。在其中一条推文中,还介绍了家长可以参加“大脑发展教师班”的培训,学习后,他们可以自己培训孩子,这可以在几天内掌握。

然而,在学习了这门课程之后,当再次回到交易平台去查询“量子波动速度阅读”课程时,许多与销售课程相关的链接,包括这门课程,都表明它们已经不存在了。杜南记者此前咨询的另一个类似课程也显示,该课程不存在或已被删除。卖家解释说,由于“平台规则”,该课程被删除,仍然可以“在微信上详细聊天”。

接线员说他也不能这么做,培训机构也没有获得办学许可证。

在中国裁判文献网络中,通过关键词“波动快速阅读”可以检索到两个文献,而通过查询“全脑发育”可以找到60个文献。以“波动速读”下的两份文件为例,在“原告许梅芳诉被告桐乡吴彤明辉教育咨询中心、桐乡明辉业余培训学校、张芬明消费者权益保护纠纷”一案中,一审民事判决披露,2014年1月1日,原告许梅芳与被告张芬明签订了“明辉全脑教育培训课程协议”,协议约定明辉全脑教育将培养许梅芳儿子的潜能,启迪他的大脑。被告指控他的儿子感知思考价值29,800元。

根据判断,课程协议规定了合格培训效果的标准。通过两天初级训练初步辨别颜色和数字的人,或自愿报名参加高级波动速度阅读训练20天后能够打开波动速度阅读功能的人,被认为有资格接受间脑灵感训练。还有一个小提示:“孩子们可以通过触摸、嗅觉和听觉来辨别颜色,其中一个就是感应,证明间脑是开着的。”

首先,浙江桐乡市人民法院认为,根据现有认识,所谓“能通过触觉、听觉和嗅觉来识别颜色”没有科学依据。张芬明还表示,他自己做不到,而“认同”最初是通过视觉实现的。即使它可以被识别,它也不属于“识别”。被告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的儿子能够实现训练效果。

除了培训机构的运营者不能自己“打开间脑”之外,中国司法文件网还披露了一些案例,在这些案例中,进行精神培训的机构在没有获得学校许可证的情况下支付了培训费用。

根据李红与孟小霞、王志军与大连海子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本案原告李红表示,2014年3月,被告海子诺公司允许子女参加培训课程,主要课程有大脑激活、照片记忆培训、波动速度阅读培训、思维导图培训和智能英语培训。他还支付了两次培训费,总计4万元。然而,经过一年的学习,儿童很难展示培训机构的宣传和承诺的效果。海志诺公司也不是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机构。

关于教学资格,被告海志诺公司辩称,该公司不从事文化教育活动,不教授具体的文化课程,只进行大脑发育培训,不需要办学资格。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海志诺公司营业执照规定的经营范围,其与原告订立教育培训合同并提供培训服务的行为超出了其经营范围。此外,法院认为,海志诺公司在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情况下,向原告的子女提供有偿培训,明显规避了法律、行政法规对民办教育机构设立条件的要求,并脱离了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管理。最后,法院裁定,李红与大连海子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教育培训合同无效,大连海子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应返还李红4万元。

采访:敖银雪,杜南见习记者

内蒙古11选5